2006年12月15日星期五

行政主導比立法主導優越?

不患寡而患不均:
我們如何保證這兩個孩子所代表的兩個階層將來和諧相處?

其實,我已經打算減少在這裡對澳門政治時事的議論。一來能力所限,還是集中精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好了,二來,我認爲推動政制發展一定要靠行動,光動嘴皮子是不行的,而自問自己沒有能力和勇氣去投入社會運動,那還是閉嘴好了。

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你有看今天的《澳門日報》(參本文末),我相信,很難忍得下這一口氣吧?

經濟至上?我們應該以商人思維來治國嗎?

在這篇題爲《行政主導比立法主導優越 》的文章中,其提出“行政至上”的優越性,開篇理由之一便是:如果内地用了代議制,今天就不會這麽富得這麽快,富了這麽多人。

中國的富裕,是來自從社會主義向資本主義的漸漸轉向,還有“世界加工廠”的勞動力密集式發展。今年初,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李培林指出,目前中國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堅尼係數已經達到零點四四七,明顯高於國際上收入貧富差距零點四的警戒線,貧富懸殊的情況已成為中國最主要的社會問題。李培林還表示,中國目前龐大的民眾儲蓄存款總額只集中在極少數人手中,貧富懸殊問題不但沒有改善,還有惡化趨勢。貧富差距在城市與農村間最為突出,城鄉收入差距由一九七八年的二點六倍,擴大到二零零四年的三點二倍。

“不患寡而患不均, 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對不起,用内地的模式作例證,説明“行政主導”比“立法主導”優越,你沒有辦法説服我。

至於香港的騰飛,是因爲其在特殊時期站在了中國和西方之間的特殊位置上,不然,爲什麽殖民的英國人“行政主導”了香港一百年,要到七,八十年代才開始“趕英超美”呢? 再來,要說“行政主導”如此優越,怎麽“同人不同命”,一衣帶水的澳葡政府“行政主導”了四百多年,除了一味靠開賭來開飯,也搞不出個屁來?

經濟發展當然重要,但是,治理國家卻不象經營一家公司,講究盈利至上。大國藏富於民,治理好一個國家,當在建立公平的機制,讓整體社會有序的發展,這裡面怎可以讓“法律”缺席? 公民社會的建立,民主制度的完善,當然不會像引進法國的高速火車,美國的迪士尼一樣立竿見效,需要的,是全體社會的學習過程,磨刀不誤斬柴功,這個過程,越早開始,越早畢業。

以社會的富裕程度來衡量一個體制的成功與否,就象用財富的數字來衡量一個人偉大與否,而如果能富起來就對了,那是要象歐文龍一樣富起來,還是象比爾蓋茨一樣富起來?

而這個價值觀還給我們帶來另一層暗示:最富裕的社會就是最好的社會。富人就是好人。是嗎?對嗎?

民主的意義究竟在哪裏?

鄧小平說過:“發展才是硬道理。”這個“發展”可以有不同解讀,經濟的發展是其一,社會的發展是其二。

在一個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社會,經濟發展自然有大大小小的公司企業來操心,政府只要持正守中,做好裁判的角色即可,卻未必要下場踢埋一份。而社會的發展才需要政府來關心,衛生,教育,醫療,福利,在這些民生議題上,當然要社會全體公民的參與和共識,行政主導固然會提高辦事效率,但是卻剝奪了公民社會的成長機會,而且,行政主導的官員時有可能犯錯的,而如果公民沒有發聲的機會和權利,行政官員犯了錯,爲什麽卻要全體公民,甚至他們的後代來承擔呢?

更何況,連向新加坡這樣的廉潔,高效的行政主導社會也常常受人詬病,而澳門這個充滿“鄉土氣息”的“社團式”管理模式城市,完全讓行政主導?市民們信得過嗎?

說澳門應該行政主導,代議政制只會向政府索要“免費午餐”的觀點,其實是建立在這樣的一個假設上面:澳門人大多是一群不理智的愚民,只知道白喫白喝白拿,完全不會考慮社會的整體,長遠發展。但是,事實真是這樣嗎?歷史告訴我們:永遠不要低估人民的智慧和力量。而依我看來,現在所謂“行政主導”的這些官僚裏面,倒有不少才是這樣自顧自的心態呢。

澳門需要提高的,究竟是議員的議政水平,還是知識分子的知識水平?

議員再有本事,也只是發表言論而已,沒有人民的認同和支持,也不過是“嗡嗡的蒼蠅”而已。澳門的議員水平如何,大家自有公論,誰是真的在為社會出力,誰只是爲了一己的好處,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還是那句話,沒有道理的話,自然沒有人聽,“謠言止於智者。”問題在於,我們有沒有,能不能,會不會把澳門的民衆變成“智者”?

這就把話題引到澳門的“公共知識分子”身上來了。澳門有沒有公共知識分子?澳門現在的“智者”所講的,是不是真正獨立,科學,客觀的言論?

看看下面這篇文章,然後你再來問問自己吧!



行政主導比立法主導優越
(2006年12月15日,《澳門日報》)

假如內地七九年改革開放之初便引入代議政制的民選制度,代表不同利益界別及壓力團體的議員進入最高權利機關,內地市場經濟的發展不如今天的迅速,內地同胞也不會富起來得那麼快,富起來那麼多人。

代議政制妨礙經濟

這是西歐、北歐、美、加帶來的經驗。因為代議政制的民選制度,議員紛紛要求政府大派福利,令政府開支增加而稅率稅收高昂,高稅收令人民懶於工作及投資減少,令上述医洕磺啊,F時他們知道中了民主選舉的計,錯恨難返,想方設法縮減福利及政府開支以刺激經濟。

香港是一個很好的啟示。英國管治香港百多年,沒有像老家的民選制度綁手綁腳,港英政府放手大幹。前財政司郭伯偉自一九四五年起掌管香港財政事務,郭伯偉是自由經濟學鼻祖阿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信徒,實行自由市場及政府不干預政策。

把手中珍貴的財政大權還於市民,猶如自斷一臂,有幾許官員有如此胸襟!接手的夏鼎基一脈相承郭氏的傳統,“蕭規曹隨”,帶來香港五十年的繁榮。

一九四五年,港人人均收入為管治老家英國的四分之一;至一九九七年,“超英趕美”,人均收入已趕上英國(見佛利民十月六日華爾街日報的署名文章)。是市場經濟的威力,也是前港督會同行政局行政主導強勢領導下,未受民選議員的干擾,才能把自由經濟進行到底。

議員爭取免費午餐

自從代議政制在香港實行及深化,來自不同界別的立法議員要向其票源交代,紛紛要求政府大派不存在的“免費午餐”、增加福利開支、提高綜援金額、增加醫療開支(引來內地婦女來港生子,官員不知所措)、加大敎育撥款、設立最低工資、立法禁煙、設立強制性公積金計劃、興建空置數年的居屋等。

俱往矣,代議政制的立法會令香港經濟不再那麼自由,香港的經濟未見起色,此為病源。

觀乎上述世界各國、內地及香港的例子,看倌應能看到民主選舉立法議員的弊端。只有強勢領導的政府方能實行自由市場經濟而令人民富起來。是的,行政主導比立法主導來得優越。

博彩業開放令全球目光關注澳門,司長貪污一案,引來全球媒體關注,可以理解。澳門回歸前,各種貪污行為形成獨特的社會文化。澳門只回歸七年,怎可能一下子扭轉乾坤?若盲目“上綱”,因此案便認為特區政府出現管治危機,甚或喪失管治威信,幾隻蒼蠅嗡嗡叫,是淺見。

若因此案便胡亂指責行政主導失敗,更是趁火打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司長一案,顯示特區政府依法辦事,現時制度行之有效。舉行記者招待會,提高透明度,以免坊間胡亂揣測一通帶來人心不穩,是好事。

議政水平有待提高

事情曝光,也立即進入司法階段,尙未審判,自然進入保密階段,以免妨礙司法公正。然而,在水落石出這個信息的“眞空”期,自然會有人揣測、評論、質疑、批評、指控及抹黑特區政府及挑戰其管治權威。

來自基層選舉票源的立法會議員,更可因而吸引得媒體的鏡頭乃至平民的目光而向其票源“交代”。亂估一通,非澳門之福。是個人行為(難道三年出現一宗強姦案就可以胡亂指責治安警察工作出現問題?)還是法規制度出問題,要看案件的審結判詞。

審結前立法會議員要求改這改那,指出這出問題那出問題,都是亂估一通,名副其實的“估神”,一味靠估。立法議員,在有些市民眼中頭上“戴着光環”、“為民請命”,為了○九年的選舉,自然高調處理此事件。

然而,政府官員、廉政專員及行政長官因事件已進入司法階段,為免妨礙司法公正,只能三緘其口,更不可以作出任何解釋及說明。是不公平的博弈。

按照《澳門基本法》,司法享有獨立審判的權利,不受行政干預。行政長官也無權干預司法獨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兩位議員吳國昌及區錦新要求行政長官到立法會說明及解釋案件,是撈選票的行為。

司法獨立,案件尙在調查,行政長官怎可在立法會說明並解釋事件?這會妨礙司法公正。市井之徒對司法獨立的概念不甚了了,情有可原。然而,兩位議員對司法獨立的概念,令人啼笑皆非。

澳門已吸引了全球的目光,立法會議員的參政議政水平有待提高,以免引來國際笑柄。

4 則留言:

小脂 說...

李爾兄︰昨天看了這篇文章後,很氣,只是因為忙,沒空反駁。但今天再多看一篇類似文章後,我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一個費利民的信徒支持行政主導,他不是精神錯亂,是奉命行事,或者說,狗吠。

李爾 說...

小脂兄:
這樣的一班人就將會是治理澳門的專家學者,真的讓人心寒,心痛,心酸!

年青人 說...

要行政主導成功不一定全錯, 但條件係要一個公平ge政府, 官員亦勿須要有遠見有學識,更重要係有良心, 把整個社會放在第一位.....一個有魄力有料的官員係澳門己經好難搵, 要一個有良心的高官, 全世界都唔多....因為咁, 行政主導只可以係理想....根本唔會work...至於澳門立法會議員, 好多個都令人失望呢....希望更多真心為澳門謀福利的人可以企出來啦...澳門市民亦係時候為自己同下一代著想, 賞罰分明, 裝備自己同多表達意見....澳門人的政治冷感, 會害苦了社會.

李爾 說...

年青人:

是的,行政主導不一定全錯。而就算立法主導的模式裏面,也是要有行政主導的力量在發揮作用的。立法是制定遊戲規則,維護遊戲秩序,這一部分,也確實需要行政的力量來參與。我同意你的觀點,這個世界上人無完人,沒有制度的保障,好人會變坏,有了制度的保障,壞人會變好,或者,起碼不能為害。

至於你所說的希望澳門人不要再政治冷感,多點起來關心社會,我更是擧腳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