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5日星期一

【李爾‧在此】我們為什麼走進劇場?


農曆新年期間,沒有機會看什麼舞台表演,動筆之際,腦海裡卻出現不久前在香港看的舞台劇--進念二十面體的“東宮西宮5”之《2097 Back to the 清朝》。故事發生在2097年7月1日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娛樂大劇院,經過九十年爭議與香港式“公平公開”的招標過程,西九龍文娛區終於趕在香港回歸一百週年慶祝晚會開幕,一眾高官合演一場全球直播真人騷。一如該系列既往風格,從特首選舉到天星事件,作品集合香港最近社會焦點,充滿港式無厘頭搞笑和痛快淋漓的政治諷刺。

我並非想在這裡寫一篇過時的劇評,相反,我覺得大家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來討論一下這個話題:我們為什麼走進劇場?

在娛樂選擇不多的年代,劇場或許是人們工餘飯後消遣的選擇之一。但在電影、電視、網絡等各種娛樂產品供過於求的今天,劇場表演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和其他消費娛樂項目不同,舞台表演不但激發觀眾思考,其互動性也讓作品在劇場內進行二度創作,透過觀眾和演員的現場交流,我們不但感受到作品的真實存在,也引發對自己及社會的認真反思。以“東宮西宮”系列來說,該系列第一集《2046特首不見了》(2002年)是對SARS的反思,第二集《問責制唔制》(2002年8月,2003年8月再度公演)探討民主和責任,第三集《開咪封咪》(2004年)分析本地傳媒氣候和立法議員應擔當之角色,第四集《西九龍皇帝》(2005年)討論西九發展的可能性。不難看出,這系列演出其實和香港社會的脈搏緊緊相扣,讓香港人在笑聲中探討政治議題、探討香港未來的發展路向,給香港人提供了一次反思自己所處的社會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在今天澳門人的面前,似乎越來越少。

我們為什麼走進劇場?這個問題,當然不會有標準答案,但我相信:劇場,將觀點不同、背景各異的人們吸引到一起,而所有人共同分享的,正是他們對劇場舞台上所呈現話題的共同關注,民眾的認同感、凝聚力因此得以建立。大家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孤獨,原來我們都在關心自己的社會、也在擔憂我們共同的未來。

在互聯網上,我偶然發現了一個香港觀眾看完《2097 Back to the 清朝》之後在博客上的留言:“我們已經很久沒走進劇場了,學生時代我們是常客,長大後逐漸成為正式「香港人」,起身趕返工,每晚做到七、八點,口邊掛著個「忙」字和「悶」字,但常在家中發獃。但那晚我們分享了對於這個戲的看法,友人說很好看,友人說歌Sing舞勁……我們真的很久沒這樣討論近日的所聽所思所感。”

我們為什麼走進劇場?對這個問題,或許,這段話可以給我們一個引人深思的答案。





(刊於2007年2月22日《澳門日報》"文化-演藝版")

1 則留言:

mayo 說...

不好意思張貼一下演出訊息 謝謝!

國立臺北藝術大戲劇學院2007年春季公演

一場關於你潛在的異常、執念與壓迫的演出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從1983年創系以來,這個學年第一次有兩班畢業生共同完成畢業製作。戲劇學系於2002年開始招收第一屆四年制,將於2007年6月畢業,而長久以來特別的五年制最後一屆亦將共同走入歷史。這次春季公演就是由戲劇學系兩屆加上劇場設計學系共三班畢業生一同參與推出,將於2007年3月31日~4月8日在本校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推出。

春季公演今年特別推出三齣戲劇作品,分別是由何瑞康導演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房間》(The Room, 1957)、黃緣文導演與其演員共同即興創作出關於人的內在感知與人際之間的互動議題的劇本、宋厚寬導演台灣新生代劇作家葉根泉作品《懷爾德給蒙哥馬利的一封信》,亦結合劇場設計學系優秀畢業生擔任藝術群與學院內優秀師生共同製作,激盪出一場關於你潛在的異常、執念與壓迫的演出。


從本土新生劇作家到諾貝爾獎得主,多元豐富不同嘗試的的戲劇演出,期待給您特別的觀戲經驗。演出預計從3/31(六)7:30pm、4/1(日)2:30pm、4/6(五)7:30pm、4/7(六)2:30pm 7:30pm、4/8(日)2:30pm共計六場,每場演出共計三個小時,三個故事,每張票價350元。演出並有套票販售,如您一次購買春夏季公演套票,一套原價750元,特價600元一套,夏季公演將推出台灣已故劇場大師姚一葦先生作品《一口箱子》,並配合姚一葦國際學術研討會推出許多系列活動,詳情都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或北藝大戲劇系演出行政組(02)2893-8772。


戲劇學院2007春季公演網頁:http://theatre.tnua.edu.tw/prod/2007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