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4日星期三

從重慶的“釘子戶”到澳門的“暴發戶”


可以說,中國地方現時一切問題的總根源,其實就是因為地方體制民主化程度不足,造成地方官僚集團利益跟群眾利益出現尖銳對立,這些體制問題,並非一名“開明的書記”就能解決的。而這問題,也絕非重慶獨有:另一名第五代領導人的熱門人選李克強,過去也不是在河南給艾滋問題弄得焦頭爛額嗎?可以預見,若中國地方選舉不再啟動,日後的第六代、第七代領導人的競逐者,都肯定會遭遇一樣的難關。這種現象,必會損害開明者成為未來領導人的機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環境,形成貪官和庸才較容易上位、有心解決問題者反而很易提前出局的局面;這樣,實在不利於中國的國際形象、對未來中央政府的執政能力也毫無好處。”“最牛釘子戶事件”:“汪洋困境”有何出路?

中國人在權力面前,從來都是順從和溫馴的。對於國家改革的最大夢想,也不過是有朝一日能夠遇見並且伺奉一位“明君”。問題在於,權力的膨脹和利欲的熏心,往往都會將坐在這個“君主寶座”上的人變成怪獸。數千年來,中華大地無數個朝代的更替,已是這鐵般定律的實證。今天,在重慶發生的事情,正説明了:雖然政府的權力從人民而來,但沒有制約和監督的公共權力,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到人民的對面去。而如果我們一廂情願地寄望於某一、兩位主席、總理、書記、市長或行政長官這樣的個人,一定最後會落空。
.
從重慶的釘子戶到澳門的暴發戶,我們的思考,真的越來越沉重。

2 則留言:

猛將兄小妹 說...

也不能這麼說一兩個好書記也沒有作為. 起碼有多一把聲音, 讓人們多個角度睇事物, 多些人站出來. 還有,只要多一個有權力又有良心的人, 就能夠加速逐步推廣教育, 這一代不行, 兩代三代後也許就可以改善情況了.

李爾 說...

謝謝留言。
對不起,由於適逢假期,所以現在才來回應。

對於你的觀點,我並不反對,最起碼,多幾個好書記,好長官總不是壞事。

但我認爲,如果不從體制的根本上去下手,這些好官在制度和官場現實的扭曲下,都會慢慢變色,而更要命的,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這一點,恐怕並不會隨著時間而慢慢向好的方面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