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7日星期五

【李爾‧在此】點止唱歌而已?

2007年7月20日晚,湖南衛視現場直播“2007快樂男聲”全國總決賽”的終極決戰場上,兩位同來自西安賽區的選手:陳楚生以3,318,550張短訊投票擊敗蘇醒的2,573,652票,為這場持續了差不多半年的“全民歌唱娛樂運動”劃上了句號。

說到《快樂男生》,不能不提起05年顛覆中國歌唱比賽的那場“革命”—《超級女聲》了,這個15萬人報名參與的節目,在05年5月6日第一場廣州分賽區決賽上,以收看觀衆超過2.1億的數字震驚中國,而8月26日總決選的8,153,054條短訊投票總數更讓所有人瞠目結舌……挾其氣勢,湖南衛視今年推出男生版“超女”—《快樂男聲》,同樣掀起全國熱潮,經濟上、口碑上均獲成功:湖南廣電局長接受採訪時透露,“快男”至少賺取逾億人民幣,僅冠名費就超過4,000萬,還未包括節目中一炮而紅的“快樂男孩”們其後將為湖南衛視帶來的衍生入賬了。

從“超女”到“快男”,它們成功在什麽地方呢?僅僅是因爲選手的精湛歌藝、高超表演嗎?其實,湖南衛視早在03年就曾舉辦《超級男聲》,當時卻未取得成功,直到今年,借“超女”氣勢《超級男聲》才更名為《快樂男聲》重新推出。但就算大受歡迎的《超級女聲》,其實也“同人不同命”:04年的《超女》就寂寂無名,現在也許大家都記得05超女—“李宇春”,可04年“超女”冠軍是誰,恐怕大多已一臉茫然了吧?由此可見,這場以“想唱就唱”為號召的音樂盛會,雖然頂著“唱歌”的名義,但真正讓它在舞臺上發光發熱的推動力,又豈止“唱歌”而已?

“超女”和“快男”的成功背後,關鍵在湖南衛視的大膽創新、勇於嘗試:《快樂男聲》在全國設立六個唱區,更特別設立網路海選,將參賽選手涵蓋全球華人。此外,也以青年偶像代言人田亮、李雲迪來提升活動的關注度……湖南衛視不但跳出固有局限,廣開思路、積極創新,也充分利用手上的媒體平臺,更在推廣宣傳上不遺餘力,對活動產生實質性推動作用。

話題轉回澳門,第五屆澳廣視至愛新聽力舉辦在即,在樂壇幾乎空白的澳門,這活動無疑是推動本地樂壇發展的大事,雖在人口僅五十多萬的澳門,無論音樂創作還是推廣都存在相當的困難,但環境越是困難,就越是要依靠創意的力量,而創意的力量究竟可以有多大,湖南衛視已給我們做出了最好的示範:“超女”、“快男”迫使市場佔有率、資金、影響力都高出一大截的中央電視台、上海東方台這些大台紛紛推出同類節目應變,在中國傳媒版圖上名不見經傳的小小湖南長沙,以“創意”力量給北京、上海大城市的同行上了一課。

《至愛新聽力》至今已舉辦了五年,其中究竟有多少“創意”含金量?而澳廣視是否能夠、是否願意在“聽力”之餘開動“腦力”,不斷與時俱進、推陳出新?還是繼續因循守舊,讓活動成爲一件“為舉辦而舉辦”的例行公事,實在是這項可能對澳門樂壇影響至深至遠的活動成功與否的關鍵。

2 則留言:

小曦 說...

我覺得,上幾屆至愛新聽力的參選歌曲,普遍都太重電子化,曲風都差不多,一聽便知是澳門作品,我期望本澳歌曲可以走出這個胡同。

李爾 說...

曦兄:
所言有理,其實,我覺得作品問題還在其次,最大的問題在於澳廣視的理念僵化:每年一次作秀式的活動,成了例行公事,就算拿獎,又如何?如何讓本土音樂創作成爲一件系統,全面的工作展開,讓本土音樂創作演出有渠道,有平臺,人才可以有機會不斷成長纔是關鍵。

當然,一般而言,這不是一家商業廣播機構的工作,問題在於澳門這個“與別不同”的地方,既然這電臺是公營補助機構,是否也應該擔當起有關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