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8日星期五

你錯了這裡最好的時候。


“你錯過了這裡最好的時候。”

這是我們辛苦爬上青洲山,打算看看慕名已久的修道院的遺址的時候,我身邊人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這種混合了遺憾、失落、憤怒、鬱悶、沮喪、不解的情緒讓我覺得任何文字也無法形容。

四百多年來,這座小山和這座修道院默默地看著城市變遷,看著在自己身邊的人生活慢慢富足起來,不料,等這些人兜裏有了錢,第一時間竟是先要剷平了這裡來發財。這片土地反而因爲以前的貧窮、落後,所以才能安然無恙。

這是怎樣的一種諷刺?

我不知道政府將這裡賣給了什麽公司,也不知道這發展商會將這處古跡作何處理,我甚至對這片土地也沒有了家的感覺。因爲,如果,這裡是我的家,爲什麽看見別人在自己家裏大興土木、東拆西毀,我卻只能像傻子一樣站在這裡?

我不知道澳門小城最後會變成什麽樣子,也不知道將永遠消失的城市記憶還會有多少,我好奇的,是居住在我們先輩好好保存下來的、令澳門人爲之驕傲的文化遺產上的澳門人以及那些滿口説辭的高官巨賈們,等到五十年後、一百年後,我們的後代會用什麽樣的語氣和文字來議論我們。

錯過了這裡最好時候的人,其實,何止我一個?



(BEFORE)

1604年就有人在這裡建屋居住,並且上演了無數中葡交往歷史紛爭和故事。每一磗,每一石,都浸透了厚重的歷史。2002年藝穗節的《呼與吸的傳與奇──遺失的歷史,片斷再現》就在這裡上演。







(AFTER)


今日,它的模樣真的讓人心酸。



4 則留言:

樺倫傑盧 說...

李爾兄:

你對青洲以至澳門文化命運的承載,作為青洲原居民和馬交仔的小弟要感謝你.
青洲在我的腦海裡永不會磨滅,從前澳葡政府對我們的不仁慈我會記住,這個永遠不會回歸的故鄉,己成為一種記憶.
我過去住過的地方現在已成為一條高架馬路.

mmmm 說...

我不是個主張什麼舊東西都要保留下來的人,城市始終需要發展, 我只是在想...負責的官員是否可以多做做學問, 好好平衡社會發展、人民歷史、文化承傳各個方面的需要呢?

今天我們為了錢不顧一切, 明天我們可以剩下到底是什麼?

李爾 說...

樺哥:

實不相瞞,我來澳門住的第一個居所就在青洲(現在的巴士總站後面),但是,我從來沒有發現原來那裏有那麽多的故事,也沒有渠道讓我可以了解,直到今天,我才零零碎碎地得知一個個的片段。以前的葡澳政府對本土文化置之不理,我沒有話説,但今天澳人治澳的特區政府也這樣,令我很不解和失望。真的,看到整個青州山被人劈開的場面,我覺得很震撼,也覺得很鬱悶:怎麽本地的大衆對此一點也不關心呢?

mmmm:

我也不覺得什麽舊東西都應該保留。城市的發展一定要進行,但過程一定要公平,科學,認真。

青洲實在包含了太多的歷史文化,而如何將這些文化以及承載這些文化的實物完整地發掘,保留,呈現出來,是我們對後代子孫的責任。

很同意你的問題:如果我們爲了錢不顧一切,明天我們還會剩下什麽?

可以想象:如果我們的前人爲了修樓建屋,在大三巴火災后拆掉重建,把東望洋燈塔改成山頂別墅,我們今天的澳門會有多少遺憾?

明天的子孫會咒罵我們這些祖先們的。

搬屋 說...

今天我們為了錢不顧一切, 明天我們可以剩下到底是什麼?

交友 | 翻譯 | 家務助理 | 迷你倉 | 減肥 | 翻譯公司 | 搬屋公司 | 新娘化妝 | 傢俬 | 室內設計 | 僱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