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0日星期四

【斷章寫意】No! We Can’t.

美國是一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國家,對於這一點如果還有任何人心存懷疑、對民主的力量還表示疑慮的話,今晚就是對這一問題的最好回答。”(摘譯自奧巴馬勝出總統大選當晚之演講詞,http://www.barackobama.com/ )

“I am asking you to believe, Not just in my ability to bring about real change in Washington…I am asking you to believe in yours.” 這話,真讓人聽了蕩氣回腸、永誌不忘。美國的選舉機器全力開動起來,的確讓人心潮澎湃。難怪《白宮群英》(The West Wing)能吸引香港前特首董建華追看、甚至連英國首相也要向劇本主筆討教治國之道,而又有幾個女孩子能不被那個文筆犀利、風度翩翩的Sam迷倒……這不就是最好的“國家行銷”?

戲劇是生活的鏡子,雖是虛構,也總要有點現實基礎,否則,我們將澳門拍入電視,也來激蕩人心一次,讓編劇寫咱官員在民衆前慷慨激昂、振臂高呼“Yes! We can.”你信呀?《白宮群英》有市場,就因它令人覺得“真實”,靚仔Sam的現實版,不就是奧巴馬身邊的首席文膽——費夫洛(Jon Favreau)?這毛頭小子夠膽自薦為寫了兩本暢銷書的奧巴馬擔任“寫作指導”,而更難得的,是奧巴馬唯才是用,讓這個流連華府網吧的二十六歲後生仔盡展寫作才華,成爲新任美國總統的得力筆杆。這本身不就是個“nothing is impossible”的美國夢?

來,聽聽這段:“今晚,就讓我們捫心自問——如果我們的孩子看得見下一個世紀;如果我的女兒也能像安·尼克森·庫伯一樣幸運地活到一百零六歲,那麼他們將會看到怎樣的變化?我們又會取得怎樣的進步?對我們來說,現在正是為這些疑問找出答案的機會。這是我們的時刻,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呼吸與共、我們充滿希望,當我們面對譏笑、懷疑以及別人對我們說我們不行的時候,我們將用凝聚人民精神的永恆信條作出回應:是的,我們可以(Yes! We can)!”不是我滅自己人志氣,在演講這回事上,中文真的輸了英文九萬條街——你有冇聽過真正讓人激動和回味不已的中文演講?我們政商名流的嘴巴一張張沉悶乏味,那些“光榮、偉大、正確”的陳腔濫調,只能聽得我們窩着火在心裏說:“No! We can’t.”。

(“誰的未來”系列,二十)

2 則留言:

Rebeca 說...

我也看了他當晚全篇的speech,雖然有點preaching的感覺,但無可否認,實在非常“動人”,台下很多人都激動得哭起來。
中文演講不及英文,當然不是中文語言本身的問題,一來美國人向來非常注重publc speaking,即使不是修讀communication,大學生很多都會副選public speaking,二來,還是中國人(和我們很多政治家)的mentality問題,和有多重視公開演講内容和技巧的問題。

李爾 說...

哈!哈!不錯,我也認爲問題不在嘴(語言)上,而在頭(思維)上,但本是想“中不如英”這點來“激”一下讀者,當然,最後在報紙上的版本還是被“善意”地修改了一下,所以,在這裡才會自己本來希望引發的討論吧?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