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5日星期五

對話

今天的澳門,此起彼伏的“諮詢”,“對話”是煞有介事,“公平”“公正”心態遍地都有,“包容”“開放”更加不絕于耳。可是,真正的“和諧”外衣下面,是“你有你講,我有我做”,或者是“有理無理,等我講先”,真正的對話?對不起,撓破頭皮,我也想不起上次聽過的地方曾在哪裏。

世事紛擾,不如歸去。與其自傷肝火,不如心平氣和,看多幾本書,聽多幾首歌。各位老友,小弟現在已是曡埋心水,努力搵錢,但求儘快儲夠錢離開此地。不過,在這座令人失望到絕望的小城裏,偶爾能聽到幾句真正的對話,倒也是意料之外的大大快事,此之快意,且與你共享:

1

寂然 提到...

大哥:我絕對不是樂天派,只因天真過有時也很傻,我覺得大家不去理那個諮詢這件事也會自動運行的,將來出了問題有關方面就會振振有詞說已經提供了諮詢期,為什麼當時你們不表達呢?(香港的一些保育事件是出現過此情況的),因此,我覺得大家不應放過每一個發表的機會,更應爭取時間,盡情表達,各抒己見,大發議論,然後立此存照,有憑有據,等著看一班你的公僕是以民為本還是以什麼為本.我絕對覺得澳門的居民是被置於一個被動的位置,但如果因為人家放你在一個被動的位置你就真的自暴自棄不肯主動,那其實也是很自討苦吃的,如果大家連說出自己意見的權利也不好好利用,那其實只會把自己處於一個更無關重要的位置,因此,是不是做主只是一場文字遊戲,澳門人真正需要的是大大聲讓大家知道自己的想法,我們要什麼,我們不要什麼,我們想澳門變成怎樣,我們不想澳門變成怎樣,也許,因為主持其事者未夠盡責,真正要承受後果的澳門人才應該加倍留神,不可示弱.

7/24/2008 06:40:00 上午

2

小脂 提到...

大哥︰我明白你的用心良苦。但正因為社會有你這樣的有心人,我更加不憤我們被迫要成了這場戲的配角,到最後卻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當我們整個社會的問責機制如此差的時候,政治人物耍手段玩假諮詢,之後卻無從監管其有否落實,大哥,我們的確是處在一個很悲哀的窘境。在這個處境裡,認真嘛,會被耍;不認真嘛,會被壓。那麼,我們今天要解決的問題,到底是先要去做好一個“概念性”規劃,還是先去爭取一個可問責的機制?如果一個可問責的機制出來了,還愁一個好規劃出不來嗎?

澳門人這幾年急於求變的聲音,難道還小嗎?難道還不夠多嗎?可是,這個政府如何回應呢?澳門政府民望之低,已是人所共知。可為什麼這麼低呢?不就是因為它不能順應民意嗎?不就是因為它言而無信嗎?我們去看看每年的施政報告,裡面的豪言壯語還少嗎?但到底多少項落實了呢?一個只會開空頭支票的政府,它憑什麼讓我去相信這個“諮詢”的實效呢?

大哥,我們的確處於很尷尬的境地。為什麼許多有心人在澳門都覺得悶悶不樂,因為我們這個社會太多利益分贓,太多潛規則,不是有心人的良好願望可以改變得了。我承認自己在這件事上可能偏激,亦樂見這場諮詢能夠有實效,請有心的朋友努力,只是,我不玩了。

7/24/2008 05:33:00 下午

3

寂然 提到...

大哥:其實第一天看到報主說澳門未來由你做主已不存好感,即係點,政府施政九年未搞好城規現在才交番個波比市民嗎?

我完全明白你的憤怒,但這個諮詢根本涉及下屆政府,下屆政府會點,根本無人知,在此情況下,大家密切留意甚至參與此事,可能是比較有利的,我說可能,因為沒有人知道將來政府順從民意或違背民意的程度,也有朋友認為對這個政府根本不必存有任何希望,那就更應該盡情發表,談談大家如何失望,在哪個問題上我們不想再見到有錯誤發生,甚至應該強烈要求有問責制.我總會覺得,他們欺負我們,是因為我們好欺負,但如何讓自己不受欺負,其實也是每個人自己的責任.我總相信,只要大家都比他們更認真,更勤力,更清醒,他們是不易胡作非為的,問題是,我這樣想是不是太天真?

7 則留言:

小脂 說...

李爾兄,唔係話,你想走人?澳門點少得你呀。我覺得依家世界無一處淨土,都係修身又收心好過,自得其樂吧。

李爾 說...

小指大哥:您言重了,不過說實話,以前自己一個兩件無所謂,現在多了一個小朋友,看事情的角度和眼光也不同起來,想想自己的下一代要在這樣的氛圍下成長,我真的覺得自己和太太加起來也不是這個荒繆社會的對手,與其等幾十年后眼冤,不如早作籌謀。我讀曹仁炒的書《論勢》深深認同他的核心理念--有智慧不如趁勢,在一間好公司,略有本事也能作大用,但在一家糟糕的公司,縱有蓋世奇才也恐難發揮,所以這段時間在很積極地考慮這個問題,不過,錢還是最大的問題,所以,小弟還要繼續努力,用力寫稿,哈哈!

PAN 說...

oh~~原來joe哥想走佬???

不過我贊成小脂所言,世界無淨土.
可能我自己置身"邪惡軸心"英國--
一個所謂最早工業化民主化的國家,
一個今日搞到污煙瘴氣而即將迎接保守黨上場的國家.
因此,又真係唔覺得澳門有幾差....
而地球上不少所謂樂土,又都不怎麼講英文.
或者去北歐啦,應該沒有其他選擇了..

眉間尺 說...

各位大佬~
收到風吹姓高官頻見中央要人
下一屆...
澳門跟住哩幾年真係有排愁
留下抗戰定係一走了之呢?
真係幾矛盾...

李爾 說...

眉間尺:
甘即係點呀?看你的語氣,好似有勁料爆喔?講來聽下!(要是不便在此講的話,發到小弟郵箱也可!)

Pan哥:
北歐又誇張了些,其實,如果“錢”不是主要考慮因素的話,還是有蠻多選擇的,英國“寄人籬下”的日子小弟也過過,所以,除非萬不得已,否則還是留在說中文的地方吧。澳門最大的問題就是地方太小,天下烏鴉一般黑,但澳門的黑烏鴉到處都是,躲也沒法躲,而最恐怖的地方是:你慢慢會發現,慢慢的,自己也會變成一只黑烏鴉,這才可怕!

眉間尺 說...

李爾兄~
見面傾啦
兼等你畀你的新blog我
ths!!!

Terence 說...

政府不斷諮詢
諮詢不離社團
社團不離飲食
飲食不離圓方
圓方不離政府


--凌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