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2日星期五

【斷章寫意】下個十年,你怎麼過?


這樣獨特的十年快過去了,可是,出現這樣的令人恨鐵不成鋼的十年,不完全是政府的錯誤,因為這十年,我們也很容易發現,澳門社會的公民參與沒有跟上民間自己對社會發展的訴求,所以我們一直是茶餐室的私下時事評論員多,電視台的現場時評節目主動發言的觀衆少。那接下來的十年又將會如何?下一個十年,我們應該怎樣才可以活得痛快,不枉澳門不枉自己的又一個十年?如果你已因為澳門這十年的變化有所改變,明白過往在殖民管治當中養成的生活經驗再不適用於新的世界,明白公民的參與推動才是下一個十年的一種出路,我想,那該可以是一種答案,因為,人生眞的沒有多少個十年。(摘自2009年6月8日《澳門日報》“澳門有幾多個這樣的十年?”,林玉鳳)


回望剛剛過去十年,萬般思緒仍在眼前。記得回歸前,官府衙門“只能遠觀”,每次進去不但要看人臉色,更常帶回一肚子氣,而最要命的,是你對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僚毫無辦法,你有的,往往只是無奈和無力。回歸後情況變得截然不同:走進政府機構,你不難看見久違的笑容,從辦事態度到辦事效率的轉變,更讓你覺得由衷欣喜——你突然發現:這城市,真的屬於澳門人了!

然後我們覺得:原來,澳門的問題很簡單,只要換一面旗幟、換一個徽章,就可以解決了。然後,我們又回到自己的小小世界裡去。然後,慢慢地,我們突然發現,十年之後,就像走了一個循環,當年那些問題,好像又都跑了出來,當年那種無奈與無力感,也好像又回來了……我們走了十年,怎麼好像還站在原地?

十年之後,澳門人終於開始思考,自己在這個社會中應該扮演一個甚麼角色;十年之後,澳門人才發現,這座城市的問題,原來不是換一面旗幟、換一個徽章就可以解決;十年之後,澳門人才明白,如果自己不站出來,去推動這個城市向前走的話,原來這個城市是不會Auto Run的。

現在,澳門人又站在了另一次的起跑線上,上一個十年給我們帶來的經驗和思考,不應該白白浪費,從2009展望下一個十年,你打算怎樣度過?

5 則留言:

yeehenglong 說...

不如你辭去政府部門的工作,走上街頭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多虛偽.

既得利益者的良心.
既得利益者的良知.
都是可恥的狗吠聲.

Leer 說...

Yee heng Long

謝謝你的留言,對於自己的專欄文章,或許文采不濟、文思有限,但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自己想說的話、真心的話,如果這是“虛僞”,那請儘管說我虛僞好了。而我不知道這位朋友說“不如你辭去政府部門的工作,走上街頭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多虛偽”是什麽意思,或許他根本沒有仔細看看我寫的文章,或許他對於近年政府施政的混亂,有自己一肚子的苦水和怨氣,而其實,這部正是自己在文章裏所希望指出的嗎?也許,在這位朋友發表自己的看法之前,該細心聽聼別人的發言?

最有趣的,是這位Yee Heng Long似乎把我歸入“既得利益者”裏面,我不知道他指的“既得利益者”究竟如何定義,但如果真的我也算“既得利益者”,我想澳門小跑進入“共產主義”的美好世界,真的已經爲時不遠了。不過,其實最令我覺得好好笑的是:什麽時候我們又回到了那種“階級鬥爭”的年代?什麽時候我們又回到了那種“非友即敵”?什麽時候我們又回到了那種“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年代?

你說:“既得利益者的良心,既得利益者的良知,都是可恥的狗吠聲。”我卻要大喊一句“你錯了!”,因爲,良心就是良心,如果這位Yee Heng Long認爲良心和良知“可恥”的話,那麽,你覺得什麽“光榮”?


是的,不管什麽年代、不管什麽社會,我知道而且全心相信的是:如果“良心”和“良知”不再重要;如果一切最後都變成“你企響邊邊”的埋怨、謾駡和爭吵;如果所有的問題最後都要、而且都只能夠在街頭上解決,那麽,不管澳門的結局如何,我可以肯定的說:我們都輸了!

Yee Heng Long讀者,你知道什麽是我最難過、最痛心的嗎?不是看見奸商污吏在蠶食美麗的澳門,也不是看見那些庸官廢柴解決社會問題的束手無策,而是看見像你這樣的一批對社會有想法有意見,也有勇氣有能力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的人,卻只有無處發洩的一腔怨氣,而沒有好好把握機會去學習如何仔細的聆聽、如何有策略、有章法的來反對,還有,更重要的,如何來建設、如何來聯合和推動有良知的澳門人一起向前行。

而這,才是最令“親者痛、仇者快”的現代澳門悲劇!

Leer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建燁 說...

十年何其多?市民只好忍耐當中渡過再十年也十年的生活........

eda 說...

按摩棒電動按摩棒飛機杯自慰套自慰套情趣內衣
角色扮演按摩棒跳蛋情趣跳蛋

G點性感丁字褲吊帶襪丁字褲無線跳蛋

衣蝶
情趣按摩棒
潤滑液SM內衣性感內衣自慰器充氣娃娃AV情趣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