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日星期六

黑與白




"我真覺得世界沒那麼非黑即白.記得有一次,我在brighton讀書讀到很煩悶,於是周末就去倫敦走走. 在前往火車站的路上,有一大批一大批的人向我迎面走來--他們是從倫敦來brighton的人. 那一刻,我懂了,這世上沒有什麼完美的地方,我們都只在交換著異地的經驗. 於是,我台灣的朋友常去香港,澳門人常去台北,香港人又喜歡來澳門擠....所謂光明世界與黑暗世界,其實不是截然二分的......."(Pan)


展鵬的觀點,其實我完全認同。我覺得,或許是大家表述的方式不一樣。我承認,這個世界沒有那麽非黑即白,而光明世界與黑暗世界,也不是截然二分的。但是,我卻認為“黑”與“白”的判斷,在基本上,還是分得很清楚的。問題在於,黑暗的世界裏面,可能摻雜了白色,而光明世界裏,可能也有幾抹黝黑,整個世界是在動態中不斷變化,黑與白,也在不斷變化。


記得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去臺灣,我還記得,每個人都和顏悅色,有問必答,而且,也是相當耐心和誠懇,因此,自己在心裏便覺得要好好珍惜這個城市,真的,自己會處處禮讓,甚至連到夜市吃東西也會少用幾雙衛生筷子,希望不要給這裡製造太多的垃圾。但是,我記得自己在北京,曾和某景點的管理員大吵了一交,因爲對方的不禮貌和工作馬虎,同樣的事情,在上海,在珠海,都發生過,然而,每一次的事後,自己都很沮喪,不是因爲那些吵架的對象,或是吵架本身,而是因爲發現自己竟然會變成一個“暴怒”的人。我,還是那個我,但在臺灣,自己可以保持溫文爾雅,一次脾氣也沒有發過,但在大陸,自己卻很容易就變成一個動不動就竪起毛的公鷄,令我覺得迷惑和沮喪的,是自己越來越不明白: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


光明世界不是絕對的,但就像《無間道》裏的劉德華,從黑暗世界潛伏到光明世界的一個棋子,卻慢慢地心懷對光明的嚮往,像《黑暗之神》的batman,潛伏在黑暗世界的光明使者,卻也發現自己内心的黑暗。黑與白,已經不再世用地理國界,政治黨派,甚至用“人”本身來劃分的了。然而,可悲的是,現實世界裏,光明天使越來越少,像《黑暗之神》裏激發人性醜惡的小丑卻越來越多,有時候,反省自己,發現在自己身上的平和,包容,隨和越來越少,反而不滿,憤怒,痛恨越來越多,這座城市散發出來的負能量越來越多,我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也在慢慢改變,而令我憂心忡忡的,是害怕自己正在變成一個内心“黑暗”多過“光明”的“魔鬼”。(雖然,我認爲,如果大家都一定要生活在地獄裏的話,做一個魔鬼會比做一個天使更快樂,哈)


展鵬說的“交換經驗”,我也深有體會,不久前,由朋友來玩,自己負責招待,朋友(内地的)從上車開始就對澳門讚不絕口,汽車對斑馬綫行人的禮讓,馬路上不會聽見不絕于耳的喇叭聲,甚至,他還向發現新大陸一樣告訴我:“你看,澳門的馬路多乾淨,沒有到處一地的垃圾”,然後,他不無羡慕地說,“你生活的這個城市,真好。”那一刻,我的確内心一“突”,覺得其實這個城市也不是那麽差吧?


我想,好與坏,其實來自比較,如果想劃一條絕對的“光明黑暗分界綫”,其實在現實中根本做不到,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而恰如前述,我鎮正擔心的,是澳門這城市如今散發出來的負能量太多太猛,自己已經漸漸覺得吃不消。我同意,光明世界和黑暗世界不是截然二分的,但我也堅持,光明和黑暗是截然二分的,所謂灰色,也許是光明向黑暗轉變的過渡,當然,也有可能是黑暗向光明轉化的漸變。這個世界是會慢慢變得更光明,還是慢慢變得更黑暗,可以留給大家繼續討論,對於澳門,我是悲觀主義者,縣在唯一的希望,是在大家最終墮落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之前,好好享受這片刻的光明。



5 則留言:

眉間尺 說...

batman喜愛哩個城市
所以留在葛咸城(澳門)扮蝙蝠
也有人投身罪惡變身做小丑
當然
亦可以離開哩個罪惡城市

各人選擇不同0者

匿名 說...

看了你兩篇有關黑與白的文章, 腦裡跑出這句話
"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李爾 說...

尺兄:
我要是有的做“Batman”,一定要定居澳門啦!一定會好好玩嘎!

匿名:
對呀!所以說,這麽多宗教,“佛教”能夠在中國得以發揚光大,不是沒有理由的。

cokewong2206 說...

之前在歐洲遊走了一段時間 , 回家後對澳門整個社會都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怨恨 ... 也好 , 這矛盾將要在當下可以消散了 , thx 兩位 .

(^oo^) bad girl (^oo^) 說...

Good good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