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5日星期一

借書的朋友

《雲空行》是自己喜歡的作家--張草的早期系列作品。數年前在“悅書房”看見一套,抽了一本回家,結果,自己和太太越看越喜歡,決定回去把剩下的也全數買下,不料,到了書店,發現剩下的書都被人買走了,心中好生懊惱,灰頭土臉地回到家,赫然發現那幾本書已經在家中安坐等我--原來是太座(當時的女友)也喜歡的緊,悉數買了回來。那一份失而復得的驚喜,今天仍然記憶猶新。

近日,太太把《雲空行》系列中的一本《人頭斬》借給了公司的同事,同事看完沒有直接歸還,又自作主張地交到了另一個同事手裏,那個同事拿了書,卻並不珍惜,好好的書,被她家裏的小孩子一輪折磨:水浸加上折頁,看見“它”時已不似“書”形。然而,轉手外借的那個事不關己,毀了書的那個又下巴輕輕,書是太太借出去的,我不好說什麽,但相信,我們兩個的心痛,真是一點也不輕。

鍛煉完EQ之後自我檢討,如果是我,會怎麽做?首先,當然不會不經原主人的同意,擅自將書再向外轉借,其次,如果真是不小心弄壞,當然是不動聲色地第一時間去書店搜尋一本同樣的,然後連弄壞的那本一併交還並誠心道歉,而如果書店裏找不到,就上網絡書店,或者去相熟的書店訂購,實在不行,只好硬着頭皮向朋友認錯,然後告訴對方自己已盡全力彌補。

以前,和朋友談起關於“識人”的話題,曾經開玩笑,說如果有一張中了三千萬的六合彩票、而又放心交給他去代領取獎金的人,一定是真朋友。然而,此一做法在現實中加以應用的可能性幾乎是零。而且就算這麽好彩,你有機會一試的話,恐怕也未必肯。所以,我推薦另一個認識朋友的方法,就是借書給他/她。從借到還,可以了解一個朋友的責任心和可靠性,如果遇上所借之書有遺失毀壞,從借書人的應對方法,更能看出一個人的真實品質。

小小一本書,一次看清楚兩個人,似乎是很劃算的交易,不過,仔細想想,我還是要回自己珍愛的書算了!

(P.S.如在港澳書店看見《人頭斬》的朋友,煩請在此告訴一聲,以便小弟補貨。感謝!)

4 則留言:

太座 說...

我己打電話到悅書房訂書了, 兩個星期會收到通知是否能訂到.

不要難過了!

匿名 說...

好得人驚啊!那會是誰呢?
不愛書的人就不要看書啊!

尺 說...

之前讀過張草的「滅亡三步曲」
雖小說故事整體有點爛尾的感覺
但追看過程還是十分愉悅
佛學與科幻的高度融合很是新鮮

雲空行系列我也有買
但經過追看九把刀獵命師的經驗之後
我很怕又因為追看小說而失控地廢寢忘食
還是封印在家中的角落

連通俗的科幻小說~
一般澳門讀者都沒興趣
想當年張草的書我也是在悅書房訂才到手的
很可悲呢

李爾 說...

尺兄:

對呀!澳門好像是個什麽都會“泥牛入海”的地方。常常在想:就算澳門出了個金庸或衛斯理,恐怕也只會消磨在一片沉默之中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像張草這樣的作家,就算在港臺,也不受大衆追捧,也許,是華文創作值得令人嘆息之處吧!